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吴冠中《鹦鹉天堂》 作品欣赏

发布日期:2023-07-03  浏览次数:439 关键词:

吴冠中(中国,1919-2010)
《鹦鹉天堂》,
布面油画
61 x 81 厘米。(24 x 31 7/8 英寸)
1994 年绘制


抽象美是形式美的核心,人们本能地既喜爱形式美,又喜爱抽象美。人们感受自然之美;美隐藏在具体物体之中,并且是具体物体的一部分。艺术家在追求美的过程中描绘这些物体,保留了本质,消除了不重要的东西,并在此过程中发现了支配美本身构成的规律。根据前人的经验,美的元素或先决条件可以定义为:对比、和谐、起伏的运动、节奏和总体统一中的多样性。
——吴冠中吴冠中的《鹦鹉》

就像优美的文中的一段话创作于1994年,拥有其独特的音乐性。吴冠中曾说过,美的要素是对比、和谐、起伏、韵律、统一。他描绘的鹦鹉各种姿势迷人地歪着头,向上或向下凝视,或倾斜或转向一侧;有些只是放松和自在,而另一些则更加警觉,抬起头,直立在树枝上。结果是丰富的令人愉悦的节奏和动作。吴冠中的作品强调结构的和谐;在他90年代的画作中,经常可以看到他对点和线的排列,在轻重之间产生了微妙的平衡,线条流畅,节奏起伏。鹦鹉中他流畅的线条化作这棵树优雅摇曳的枝条,蜿蜒延伸到画布之外;它们为乐曲提供五线谱,而鹦鹉则栖息在树枝上,就像音符在乐谱中翩翩起舞。他们姿势的多样性和形式的相似性使我们能够在绘画的整体统一中找到一种如此吸引人的多样性和变化,并创造出流经画布的音乐。

吴冠中习惯于同一主题、不同媒介创作多部不同的作品。另一只鹦鹉从1990年开始,他在一幅构图相似的水墨设色作品中选择了相同的主题(图一)。即使对这些作品及其媒介之间的差异进行简单的研究,也足以说明吴冠中在掌握东西方艺术形式方面的巨大成功。中国水墨画一直追求的是意境的深度,这意味着放弃那种包含科学视角的绘画逻辑,而煞费苦心地凸显作品背后的人文哲学。吴1994年的《鹦鹉》展示了艺术家使用油画媒介进行创作,但继续采用借鉴水墨画的笔触风格。与早期的水墨设色作品相比,这幅后来的《鹦鹉》更加强调物理体积和重量,以及增强的运动感;整幅画似乎都在上演着一个重复的、循环的音乐主题。该作品也体现了吴对西方创作方法的洞察。这种与更印象派的中国水墨画风格之间的另一个区别是,吴冠中对色彩的深思熟虑的运用使观者感知到对比、和谐、起伏的运动和节奏,而这些方式在水墨中几乎不可能实现——洗涤介质。他还在这幅画布上通过色彩创造了局部平坦的空间区域,颜色具有膨胀和收缩的力量,当这些多个平坦区域并置时,它立即产生了贯穿整个作品的空间深度。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汉斯·霍夫曼 (Hans Hoffman) 对色彩可以向外推或向内拉的观点提出了自己的精辟解释(图 2)。吴冠中因此将东西方技法结合起来,进一步增强了他在作品中想要的效果。这是使他成为一位绘画大师的原因之一,他非常了解如何创造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

大约在 20 世纪 50 年代,西方艺术似乎扭转了方向,抽象表现主义的倡导者开始借用东方书法的写意、抒情结构来发展全新的艺术。抽象表现主义的主要支持者之一弗兰兹·克莱恩纯粹通过在画布上使用黑色线条来探索结构和形式(图 3)。然而,吴冠中绘画的形式和结构却隐藏在图像之中;摇曳的枝干用干笔​​和湿笔来表现,干笔表现动感,湿笔表现厚重的静止。如果我们只能取鹦鹉的树枝让鹦鹉消失,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吴冠中的一些理念。具体来说,他的观点是“人们在自然中感受到美,美隐藏在具体物体之中,是具体物体的一部分。艺术家在追求美的过程中描绘这些物体,保留了本质,消除了不重要的东西,并在此过程中发现了以下规律:支配着美本身的构成”,以及这个想法如何始终与他的“抽象美是形式美的核心”的想法相一致。同样,如果我们去掉树枝,只留下鹦鹉,我们会看到吴如何巧妙地将鹦鹉排列成环,创造出围绕一个圆连续、循环运动的视觉效果。为此,他添加了红色、蓝色的互补色调,黄色通过颜色深度的渐变创造视觉张力。欧普艺术家拉里·潘斯(Larry Poons)机械地限制了他的彩色斑点仅向两个方向移动,从而产生了运动的错觉(图 4)。然而,吴冠中却提炼出他在自然中发现的美;他绘画中的具体形象利用了他对色彩和形式结构的深刻熟悉,开启了东西方之间的对话。

大弦如雷鸣般歌唱,小弦则发出轻柔的低语声;雷声与低语交织,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花中出现金丝雀鸣叫,沙中涌出泉水;然后泉水结冰,弦静,水停;音符消失在深深的悲伤中,沉默比声音更响亮。
——白居易《琵琶行》

俄罗斯艺术家康定斯基曾说过,他在创作中“听的是绘画,画的是音乐。(图5)”。在吴冠中的画中,二十多只鹦鹉一起落在树上,每一笔似乎都出现了一个新的乐句,我们用视觉和听觉感受到它的对比、它的和声、它的起伏运动,它的节奏。听其中“雷声交错,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花中出金雀鸣,沙中涌出泉,泉结冰,琵琶弦静,水停止了;音符消失在悲伤的深处。” 吴冠中的鹦鹉它浓缩了某一时刻的活动,其寂静甚至比声音更引人注目。大芬村油画网整理编辑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