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大芬村油画人的梦想

发布日期:2012-05-09  浏览次数:2324 关键词:

大芬村油画人的梦想:在大芬油画村6000多名油画从业职员当中,占大多数的不是着名原创画家,也不是建画廊收租的画商,而是在画室里日复一日摹仿名画的画工和对艺术有执着追求的画师,他们都怀揣着一个原创梦——能在大芬村“我手画我心”。记者最近走进大芬村,倾听他们讲述自己的糊口和梦想。

创作原创画,从未休止过

“请不要再把大芬村看作是油画的流水线出产基地,假如真的是那样,像我们这批老的画家就不会继承留在这,大芬也不会有真正长足的发展!”大芬活动团支部书记陈志武在接受采访时不断夸大这一点,她脸上始终挂着亲切的笑脸,只有在工作时干练的身影才让人把她和阳刚的名字联系起来。陈志武1993年从老家湖南来到大芬村,从当学徒到自己接单、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再到现在担任活动团支部书记,这18年她在深圳收成了爱情、成就了事业,也见证了大芬从雏形到成熟、从危机到转机的过程。

组织画家外出采风,操持画工的业余流动,为患白血病的画家募捐,比起画家,陈志武更像一名居委会的工作职员。因为担任活动团支部书记一职并无额外的收入,接单画画依然是陈志武的主要糊口来源,如斯一来画原创画的时间就少之又少,但是忙碌的现实糊口并没有冲淡她对原创画的追求,不管公务多繁忙,不管单子多频繁,她依然坚持创作原创画,“但愿在退休后能够全身心投入原创画的创作。由于大芬村不光有市场,而且还会萃了一大批追求原创、追求艺术的画家,有很浓厚的氛围。”

白天是保安,晚上是画师

今年36岁的温守辉5年前来到大芬村,当过建筑工,送过外卖,现在是一名保安,但这些都是他的兼职,天天除了上班、睡觉和吃饭,其余时间他都用在创作原创画上。每月1800元的收入,温守辉的日子着实过得紧巴。原本可借摹仿名画G口,但是长时间复制别人的画会扰乱他的创作思维,所以他选择了半工半画的糊口。他如数家珍地向记者展示他的作品,“原创画表面的笔触高高低低,它所带来的艺术冲击力是光滑的摹仿画无法相比的。所以即便现在很苦,我也享受自己创作的过程。”他一边摩挲自己的作品一边说。

去年,温守辉的一幅作品在拍卖行拍得1600元,他的另一幅作品《涩》也在今年的大运会画展中展出,经由多年的付出,自己的作品逐渐走进市场,并且得到认可,他备感欣慰。温守辉的房子里挂满自己的作品,全部都是人物肖像,而且每个人物都是注视或向远处远望,他说:“这体现了我内心深处的坚定和但愿,我对自己的画有决心信念,我相信我会有成功的一天。”目前他已经向大芬艺术家协会提出入会申请,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加入深圳市美术家协会。

从画工到画家,始于足下

记者走进大芬村的一个画室,20平米左右的房子里有6个画工,大多都光着膀子在摹仿,其中一个睡在摆满废弃颜料的过道中间,桌上、凳脚上、墙上都笼盖着一层又一层的颜料,画室里只有两台风扇,闷热难耐。

其中一名画工叫小易,一个白白皙净爱笑的90后大男孩,他从不知道油画是什么到第一次帮老师接单画画领工钱,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到现在技法熟练、画得又好又快只花了3年时间。单子急的时候,小易曾经三天三夜没合过眼,但是大部门时间都比较自由,画累了就睡,睡醒了又继承画。小易说,几年下来,他开始厌倦这种像机器般的画工糊口,去年他尝试自己画原创画。他向记者展示自己的原创作品时,不好意思地说:“由于创作要求画家有一定的综合文化素质,可惜自己只有初中学历。但是,我会踏踏实实学习,但愿有一天能从一个画工变成为一名画家。”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相关商品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