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艺术也不过是一盘生意

发布日期:2012-07-31  浏览次数:2545 关键词:

看到凤凰台关于大芬村的介绍,没想到大芬村原来是这样。

艺术也不过是一场生意啊!
梵高的向日葵一个月可以画几千张,还是流水线操作,而且远销海内外。梵高也曾为画商工作,如果梵高还活着,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美之为美,斯恶也!!如果满大街都是向日葵、麦田、加谢医生,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了。

经常看到咖啡厅挂着梵高、毕加索复制品,大概也是从这些工厂出来的吧。
平常在路上看到有背着画板,小提琴,总有对从事艺术的人几分敬意。大概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感觉了。

上次还听到一笑话:在中国,如果你看到街上哪个小孩没背着小提琴,那他一定是学钢琴的。

明朝的四王几乎很少自己创作,主要是模仿元四大家的作品,并以和元四大家的作品画得像为荣。而四僧的大胆创作为现代人大为赞赏。

四王中的沈周80多岁时画了中国第一张自画像。并题句:

    人谓眼差小,又说颐大窄,

    我自不能知,亦不知其失。

    面目何足较,但恐有失德,

    苟且八十年,今与死隔壁。

想像满头白发的沈周面对镜中的自己,回首80多年的岁月,似乎缺少点什么,是不是应该活得更有个性,更自我一些。沈周的绘画技巧非常好,画谁像谁。沈周虽有中国文人画家对自我启蒙式的感悟,但还是“面目何足较,但恐有失德”。说到底,四王的画的虽然技巧很好,终究有点虚伪。他们的山水只是元四大家里的山水,不是他们心中的山水。他们居住在大城市,虽心中有丘壑,画出来的山水终究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味。虽然唐寅多少挽回点四王的面子。但唐寅只不过幸运地19岁就被剥夺了“学而优则仕”途径。他到处用“唐解元”自称,可见他还是摆脱不了“仕途之梦”的追求。


而四僧的画却为自我而生存,为中国绘画史造就另一座高峰。而四僧的出现与徐文长绝对脱不关系。徐渭,徐文长,如梵高悲剧式地颠覆了四王的画风,开创中国绘画的另一片天地。

当我们推崇四僧,看不起四王的时候,不禁要想,究竟什么是美?我们最终的审美的标准是什么?

南宋的山水是对唐朝绘画艺术的颠覆,所以南宋的山水是美的,元四大家虽学南宋,但他们开创了中国文人画的时代,所以他们的作品是美的。四僧颠覆了四王一味学元四大家的画风,开创了写意画的时代,所以四僧是美的。梵高、毕加索都有颠覆性的创作,所以他们一直被后人推崇。

说到底,美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感动。

任何一幅作品,脱开画者历史背景和时代背景都是没什么意义的。

看宋元的山水,是一种归隐田园、纵情山水、云烟苍茫的美。看四王的山水,想到的却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反而沈周的画像让人无比感动。看徐文长的作品,看到的是一数次自杀、六次杀妻的悲剧的生命。

王羲之誉为书圣,不仅因为王羲之的字对汉隶有革命性的突破,我想主要国为它的作品都是真性情,是生命情感的自然流露。

看兰亭序,可以感到一觞一咏、畅叙幽情的快乐,也可以感到家国调零、饱受战争荼毒的忧伤。看丧乱帖,从他受挤压的字可以感觉他悲、摧、切、割的悲痛。可惜王羲之的作品都不是真迹了,大部分都是唐朝人临摹作品。临摹作品的字看起来很优美,却失去了很多感觉。不然,其表现办应更好。看王珣的伯远帖就知道东晋人的笔法有多潇洒了。王羲之的作品大多是一些信(帖),兰亭序也是一草稿,完全没有做作之气。我十分怀疑而在他之后,所谓的帖.油画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