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芬村油画工作室直销油画,全国可货到付款!   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大芬村原创油画的明天在哪里?

发布日期:2014-06-23  浏览次数:2029 关键词:

大芬村原创油画的出路在哪里?

    近日,记者走访大芬油画村发现,扎根大芬村多年的深圳市熊氏正刚艺术品有限公司把出产基地搬走了,之前经营得如火如荼的公司现在只留下一个店面。带着疑问,记者电话采访了深圳市熊氏正刚艺术品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熊正刚,他告诉记者,去年他就把出产基地搬走了,对于扎根大芬村11年后的离开,实属“无奈之举”。熊正刚说,大芬村有题目不是一两天,而是由来已久,从最开始以复制画为主向原创画转变,从发展的角度来看,企业与个人会泛起题目,这个题目没得到真正解决。


熊正刚反映出来的题目是个案?仍是普遍存在的题目?是否还存在地域狭小、房钱高涨等题目?大芬实际情况如何?有关部分将如何回应?大芬村今后的路该怎么走?深圳商报记者近期多次深入大芬村走访,试图呈现一个真实的大芬油画村。


拿自己的创意与自己竞争


但是让熊正刚“难认为继”、“被迫出走”的真正原因,熊正刚以为是大芬村对原创油画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导致原创画屡被抄袭,熊正刚表示,他的公司恰是由于对原创画进行自主立异研发,才使深圳市熊氏正刚艺术品有限公司成为这个行业的先锋,但是出产基地离市场太近了,立异出来的产品又无法受到法律保护,导致2012年公司面对倒闭,假如再不想办法就很难经营下去了,公司把出产基地搬走是一种风险规避和自我保护行为。


对于自己遭受到的“伤害”,熊正刚说,“从我企业出来的画工,在大芬再租个墙面就可以‘另起炉灶’开张了,也不用营业执照,业务员也把客户带走,直接拿复制品去卖,不断被‘挖墙脚’,市场太自由了,给画工侵权提供了利便,海内治理办、行业协只会喊口号说鼓励创意,要保护知识产权,但是没有人真正解决题目,知识产权也没有得到保护。”说到这里,熊正刚颇为生气,他说,“我在大芬村,随意去看都可以看到我公司的知识产权产品被复制销售,这让我公司内部治理也很艰难,我公司原来的产值3000万元,员工200人,到了2000年,员工变成20人。员工都从工厂出去了自己出来开店,也没人管,他们可以学习、观摩我的产品,但是他们直接销售,与我形成竞争。拿自己的创意产品与自己竞争,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丰硕的贸易市场同时给我经营造成难题,所以我选择搬走。”


熊正刚还说,“往年广交会我们公司都有良多产品,今年少了一些,今年广交会我看到一个企业,他大部门产品都是我公司的产品。”


当记者问到还有多少像深圳市熊氏正刚艺术品有限公司一样“出走”时,熊正刚表示,据他了解,还有良多优秀的企业家跟创意职员都走了,都是由于大芬没有保护原创,有些人搬到了北京、天津,由于产品一放在大芬村就会有人复制,漫山遍野的,而大芬以复制世界名画出名,知识产权意识较淡,画工可任意复制作品然后供画廊销售,市场竞争混乱,原创画家在这里发展很不利。


对于大芬这样自由的竞争市场,熊正刚以为,带来的危害是创意产品、核心技术流到外面,导致企业“出走”的根本原因是市场不规范,知识产权保护力弱,熊正刚形象地用“三无”来形容自己的感慨感染,一无成就感;二无安全感;三无幸福感。他以为,改善创业环境,落实知识产权保护是根本,这要在工业链上解决。


盗版现象确实存在


记者走在大芬油画村,看到油画街的画廊一间紧挨着一间,很多油画被整洁摆放,等待着买家的到来,记者走访了几家画廊,对于熊正刚遭遇的原创画被抄袭现象及大芬村内存在的一些题目,显然大家都有话可说。古月阁艺术设计的胡仁鹏告诉记者,他们2008年就来大芬村了,以前店铺在巷子里,现在搬到油画街上,主要经营姑苏刺绣,油画框,在这里经营多年,感慨感染到最严峻的题目是房租每年都涨,铺租也会加价,但是他们得到不少好处,究竟大芬村已有较高的着名度,人流量大,别人买东西都会来这里,有利于发展新客户,而且出去接单,这里算一个驻点,开在便宜的地方,都没有人去看,也是没有用的。


新时代油画的曾先生说,他们来大芬村16年了,原创油画和行画都经营,对于熊正刚遭遇的原创画被抄袭的现象,曾先生表示他们也有碰到过。他表示,普遍都有人会抄袭盗版,但愿有关部分能管一下,让原创画的版权能够得到保护。


新东方画苑的刘小姐则对大芬村房钱高涨题目有看法,她表示她们来大芬村3年了,经营木雕刻,最强烈的感觉是这里房租特贵,每年都涨价,规划也不是很好,到处乱糟糟的。


记者还采访了一品画艺的蔡先生,他表示他们来大芬村10年了,原创画和行画都经营。对于记者谈到的原创画被抄袭现象,他表示市道市情上确实存在有人盗版、抄袭,不外他觉得无所谓,由于他们没有签上自己的名字。


发展中不可避免的题目


对于房租高涨、原创画被抄袭,版权保护力度不够,竞争不够有序等题目,作为大芬油画村治理办公室,他们有什么不同看法?


本报记者采访了大芬油画村治理办公室张可,他告诉记者,大芬村现有40多家企业,1200多家画廊、工作室及画框、画材等经营门店,村内工业从业职员约8000人,加上散居在周边社区的从业职员,总数超过20000人。经由多年发展,大芬油画村形成了从油画及相关艺术产品的出产、创作、展示、交易、绘画材料的制作供给,到销售产品的快递、托运及资金支付等环节都十分完备的工业链。据统计,2013年大芬油画村总产值42.6亿元,其中海内占55%,出口占45%。身为“世界油画第一村”,发展到这样的规模,已经成为全国的文化工业模板,成功发展的同时,不可避免会泛起一些小题目。


跟着现在大环境的房租上涨,大芬也不可避免地存在房租上涨情况。而企业出走在张可看来,也是正常的活动,由于大芬村是展示、交易的地方,出产基地搬到房租低的地方也是企业的正常行为。


对于多家画廊普遍谈到的原创画受保护力度不够,作品惨遭抄袭,版权被侵犯题目,张可表示,他们一直在努力,并且卓有成效。


行业自律与版权维护


大芬美术家协会副会长余命高告诉记者,在大芬油画村,版权保护已经成了不可回避的题目,为了规范大芬油画村的治理,做大做强“大芬油画”这一文化品牌,龙岗区委、区政府专门成立了大芬油画村治理办公室,配备了专职职员,处理版权题目。但是因为大芬油画村治理办公室和美协都没有执法权,因此只能引导大家进行行业自律。余命高说,“一旦发现自己的作品被抄袭了,可以到美协来反映,然后一起到商家那里协商解决。”


张可表示,大芬村2004年就成立了以保护知识产权为主要任务之一的“大芬村油画工业行业协会”,请来专家为大家讲述版权知识,并将有关宣传资料发放到每一个业主、画师手中,引导他们自觉尊重知识产权,同进启发他们领悟一个道理:在艺术领域牢牢跟在别人后面模仿是没有出路的,只有自我立异才会有发展的空间,保护知识产权,同时也保护了大芬村的油画工业能够健康持续发展。


除了行业自律外,一直以来,大芬油画村治理办公室、大芬美术工业协会都曾到深圳市知识产权局、市版权协会积极争取,但愿能研究出妥善、公道的美术作品版权保护方案。在去年,一套正当、权势巨子、可靠并且轻易操纵的美术作品版权保护方案终于落实了。这个版权数字存案登记叫做“TSA可托时间戳”,大芬油画村的企业或个人可申请通过网上存案TSA可托时间戳获得版权保护。


固然有了行业自律和TSA注册维护版权的保护,但是张可以为,普遍大家的版权保护意识都不够强,一般对版权保护迫切的才会要求版权保护,而且也因维权本钱过高,导致大家干脆不维权了。


对于熊正刚提到的,良多优秀企业家、创意职员都“出走”时,张可表示,大芬的市场是自由的,有来就有走,这是正常的,当记者说到这样可能会造成人才流失机,张可表示,为了引进人才,让优秀企业家、创意职员在大芬安心“安家”,大芬油画村治理办公室也做了不少努力,除了刚才提到的版权数字存案登记轨制正式实施,让画工原创作品得到法律保护外,还落实了“非深圳户籍的美术工作者可以在深参保”、“深圳市绘画职业技能鉴定考试”和“绘画职业技能竞赛”,画工们可以通过参加竞赛获得积分,落户大芬,这给留住大芬人才提供了便利。


支持原创任重而道远


除了在法律上保障画工原创版权,从轨制上吸引优秀原创画工落户,政府一直积极引导大芬村推进工业转型,开发自主知识产权产品,搀扶原创发展,一直以来,政府为促进大芬原创发展,晋升工业发展,带动审美上升,带动技艺晋升做了不少努力,每年12月份的全国中青年油画展落户大芬,大芬也成立了大芬美术馆和自己的拍卖行,近年来,大芬油画原创比例逐年上升。


作为见证大芬由行画向原创转型的深圳大芬艺海拍卖行有限公司总经理贺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大芬行画市场有固定的客户、订单,仍旧在按部就班进行着,原创不可完全替换行画,现在仍是要坚持行画与原创画‘两条腿’走路,现在原创画大概占三四成,我们拍卖行一直很支持原创画发展。”谈及现在整个大芬市场状况,贺克表示,现在整体都不太好,原创市场更难走,由于市场更小,需求更小,原创首先要有经济能力的人才能想到去珍藏,不外原创画市场稳中求进,是艺术性的东西,生命力很强,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尊重艺术,总有一部门尊重艺术的人消费它。


作为最早的油画经纪人,也是最早原创画的转型者,贺克表示他早已意识到转型的重要性,他表示,他从2002年从由以复制画转型为原创为主,这样的转型,客户和经营方向都有改变,原创的画只能针对海内市场,于是他开始经营原创画廊,2006年开始经营拍卖行。刚开始经营原创画廊时没消息,后来筹备文博会,受大环境影响带来了一个新契机,深圳一些有经济能力的人喜欢原创画,也有香港、台湾、北京的经营者直接来拿货,由于他们的原创市场比较成熟。到了2004年,就促成拍卖会。


谈及现在大芬在原创方面是否形成一个完整的市场时,贺克表示,现在画工们对艺术画廊、艺术经纪人、拍卖机制“一条龙”的意识还比较恍惚,大家还没遵守艺术品的良性规则。在海内,像大芬村这样有自己拍卖会的市场还没有,大芬已经算是把这三者结合得很完美了。大芬村油画网整理编辑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油画分类大全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