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大芬村的油画画师面对现实,怀抱理想 创作油画

发布日期:2012-02-22  浏览次数:2741 关键词:

 大芬村的油画画师面对现实,怀抱理想 创作油画:深圳有个村叫大芬村,据说占据了世界行画市场的很大份额。所谓行画,是指对世界名画进行复制的一种方法,其出产模式非常产业化。一个作坊,几个行画画家,就是行画出产所需的全部前提。行画画家们可以将一幅幅名画惟妙惟肖地仿制出来,看上去非常逼真,很像那么回事,当然不会有什么毕加索,张大千那样的传世之作。


这类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也很受欢迎,很多外国人都到大芬村进行采购。我有位朋友到意大利旅游,带了一幅所谓名画归来,回国后到处跟人夸耀,结果后来有人指出此画原产地乃是大芬村,让此友羞得无地自容。


前些日子我到深圳访问,顺便到大芬村参观了行画的出产,看到这里的绘画市场确实带动了很大的工业,解决了不少就业,据说大芬村一个原来的小村子,糊口前提也不是太好,屋子都很拥挤,可现在房价比深圳良多地方都要高。


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在街头巷陌闲逛的时候,遇到一对很年青的情侣,在一个狭小的走廊里卖画。这两个年青画家与其他行画画家不一样,他们的画都是原创的,其中有一些是铅笔素描,画得非常漂亮、精致。那个男生对我说,他们的画不是产业化产品,都是世上惟一的作品。我看这些画的确很有特点,就问他一幅画要多少钱。他说一幅画装裱好之后要一百五十块。我又问,画一幅画要多长时间呢?他说需要一天多的时间。


跟着交流越来越深入,我徐徐了解了他们的故事。他们原来是广东某个师范学院美术专业的学生,毕业之后本来想到北京发展,但北京的糊口本钱其实是太高,最后没有去成,于是就在大芬村摆摊卖画。没钱租画室,他们就在这条走廊里租了一面墙,每个月几百块的房钱。两个人租不起屋子,就住那种按天结算的廉价旅馆。旅馆的房费是 35 块钱一天,前提不是很好,洗澡都要用公共浴室。


而特别令我打动的是,固然前提很艰苦,但这两个年青人依然乐观。不算材料费,这两个专业院校的毕业生,画一天的画才能卖 150 块钱,而一个会贴瓷砖的农夫工,一天挣 150 块钱也不是很难的事。然而即使是这样,他们以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已经是很幸福了,前提固然差一些,但仍是过得非常开心。


而同样是艺术家村,我也比较认识北京宋庄,那里的气氛就完全不一样。宋庄的几千艺术家,用北京话说,大都“端着”。什么叫“端着”呢?在宋庄艺术家的画室里逛一逛就会发现,画家们大都在喝茶、听音乐,作异世高人状。问一问他们一幅作品多少钱,那少说也得几万,而且普遍姿态很高,画就在这儿了,爱买不买,而实际上,他们可能一年都卖不出一幅画。这种高姿态的后果就是,他们的糊口大都非常落魄,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然而还要摆出一幅艺术家的派头。我觉得大芬村的这两位画家的乐观精神,也许值得宋庄艺术家们好好思索?


与此相类似的是,今天国际环境与画家圈儿的状态差未几。很多老牌欧洲国家,像希腊、西班牙,他们的困境就是经济已经非常不景气,却仍要像宋庄的画家们一样“端着”,摆姿态。


假如说有什么可以作为模式的话,在我看来无非就是无数中国人身上像大芬村的年青画家一样乐观、不怕吃苦、低姿态的长时间奋斗坚持。这种精神,值得我们自豪,也是竞争力之所在。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相关商品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