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对中国表年油画家的采访

发布日期:2012-03-04  浏览次数:2379 关键词:

对中国表年油画家的采访:石:您以为70后、80后这一批年青艺术家的创作的主要特点是什么?

冯:一、也“自我” 。“自我”更是上世纪90年代中国实验艺术状态的标识之一。但我的关注点在于年青艺术家对“自我”形象的处理和塑造与上世纪90年代,如方力钧、岳敏君、张洹、马六明、宋冬、尹秀珍、苍鑫、朱发东、洪浩、邱志杰等等一批艺术家有着完全不同的意味。方、岳等是将消费文化影响下流行的矫揉做作的姿态和暧昧矫饰心理状态,滑稽而夸张地表现出来,隐喻出人们对永恒、深度模式的追寻所形成的焦急和绝望,幻化成消解式的肤浅的脸谱和面具。而年青艺术家的“自我”,不是一个缺少生命力的虚假者,而是现实社会真实自我的再放大或另一个放大。或者说是对“自我”更加出色、完美,更加偶像化的虚构形象的重塑。如何将自我的人格气力凸现在虚构的维度上,并带到社会现实之中,已成为他们这一代艺术家的一种选择。当代社会的特征已变为文化审美与物质享受的悖反与分裂,对唯美的创作也因之在更纯粹的意义上成为人文精神上的自我写照和自恋。同时,除了“自我”肖像的虚拟之外,始终也围绕着“自我”身体的虚构。从某种角度看,消费社会中的美学是身体美学。在当代大众文化与消费文化的语境中,身体的形状、身体的消费价值成为人们关心的中央,现代城市中各种男女明星色泽的玉照已经成为大众,尤其是少男女郎们打造自己身体的尺度。他\她们已经成为当今视觉文化的核心主题。所以在一个把生命意义建立在年青、性感的身体之上的时代,身体的外在显现于是成为自我完美的一种象征。

印象风格人物油画 拉大提琴的女人 yxrw001


二、玄幻的想象。作为当下年青一代的艺术家,假如说“自我”的青春体验和成长的烦恼是他们的一个看家本事,那么“玄幻想象”则是他们这一代的拿手绝活儿。对于他们而言,玄幻的想象好像要比素朴的写实性绘画更为轻车熟路和得心应手。他们更倾心于打造一个玄幻的世界,依凭骄人的想象力,再加上科幻、魔幻游戏、武侠言情、动漫……等伴跟着他们成长的经验与记忆,杂糅成既有时尚性又有实验性的玄幻绘画。作为年青一代青春糊口的亲历者,没有什么世界可以比虚拟的玄幻更能赋予他们这一代人想象的空间。这些玄奇的、刺激的、魔幻的、灵异的、虚拟的故事场景,穿行、转换于前世和现世,历史和现实、过去和未来、人与神、魔与法之间,这种对梦幻的执拗追求,使得这类作品产生了一种诡异的视觉冲击力并有一种颤栗之美。其想象力的独特性、挑战性已经预兆着某种新艺术现象的产生,尽管有些缺乏节制,但也恰是这种想象,可以促使关注者对虚拟现实糊口给予他们创作带来的题目的思索。实际上,他们在作品中创造了两个神话系统,一个是玄幻世界;另一个是与社会现实平行的,但又被他们置换了的现实重塑。
三、新伤痕。“新伤痕”是对应着中国上世纪80年代初的“伤痕美术”而来的,而“伤痕美术”又是当时流行的“伤痕文学”在美术界的反映。我借用这个名词是想说明伤痕、残酷一直是伴跟着青春的成长。有批评家推崇“青春残酷”,实在青春本来就残酷,这是一种特定春秋的表现,一种青春期特有的骚动,一种梦想和逃避相结合的产物。年青一代的艺术家追求这样主题,是由于这种文化存在于特定的时间和环境当中。青春、残酷、伤痕的存在仿佛是对立的两级,然而,它们的相互转化,包含了这一时期生命本身的微妙关系。在这里,生命体验与心灵悸动存有视觉艺术创作的无穷空间。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相关商品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