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梵高的油画作品和他早年的书信

发布日期:2012-02-28  浏览次数:3516 关键词:







 至于我自己的作品,我正为它冒着生命的危险,而我的理智已半倒塌了。那不要紧——但你不属于现世的画商行列,你仍可选择你的态度,本乎人道地做选择。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在忧思中与你握别


 



            1890年7月27










为了成功,为了永远兴隆之故,你该有一付于我相异的脾气。我永远做不了我应该完成,应该冀盼追求的事。因为我时常陷入此一昏迷状态,我只能活在第五或第五流的艺术家当中。当我思悟德拉克罗瓦及米勒的价值、原创性与卓越性之际,我胆敢说:是的,我也是重要人物,我必能有所成就!可是我必需根植于他们的成果,并朝着统一方向稍加运作我的能力。


  17.jpg



  18.jpg
 19.jpg   19.jpg


我又完成两幅描写花园和疗养院的作品,泛起在画中的此地好像相称讨人喜欢。我试图形塑其原本样子容貌,简化并强化蓝天下的松树与松树林其不变的牵索人心的个性。此外,另有一幅雨景和一幅有巨松的黄昏景象;你将看出此画里的松树更独特。


   20.jpg   20.jpg



 21.jpg   21.jpg
 22.jpg 

22.jpg



我对于奥里埃发表于《法兰西水星杂志》上论述我作品的一篇文章感到极端惊异。我并不像他所说得那样来画;但我从此文理解到我应该怎样画,由于他非常准确的指出需要弥补的缺陷。我想作者写此文以引导我,同时更引导其他印象派画家。因此,他对别人也对我提出一个理想的共同的自我;他简朴的告诉我,我那非常不完美的作品里到处有长处存在;这是他的评语里可安慰的一面,我为之感谢打动,但愿能就这一点对他表示谢意。可是大家必需明瞭,我的内涵并不博大的足以完成此一任务;我想这一席话似宜加诸高更身上,我只不外是辅助者。整个读来,奥里埃的文章令我觉得备受恭维;我以为它的夸张似如伊萨松在论及你的一文中所说的:此时艺术家们已不再吵嘴了,一项重要的运动与蒙马特大道上的一家小店里悄然揭幕了。


   23.jpg (94.9 KB)





  23.jpg



 24.jpg (81.35 KB)

  24.jpg



 25.jpg (57.78 KB)

  25.jpg



 你留意到你寄来的报刊中,有一篇述及柯洛、卢梭、都普瑞等艺术家的多产性吗?你记得我们数次谈到多产的必要性吗?初抵巴黎之后不久,我不是对你说过直到拥有二百幅画的时候,我才可以喘一口吻吗?


   27.jpg (143.51 KB)





  27.jpg



 28.jpg (64.26 KB)

  28.jpg



 29.jpg (110.96 KB)

  29.jpg



昨天和前天,我绘了嘉塞小姐的肖像;红色的衣服,背后的绿墙饰以一处橙,红地毯缀以一处绿,钢琴呈暗紫色。我以享受的心情来画这个人物,并轻易下笔。我发觉它跟另一横幅的麦田配起来很好看。可是我们这时代的人依然无法了解存在于天然的两种片段间的奇妙关系,它们相互阐释又分划彼此。倒有些人隐约感应到这个关系的存在,那就很难得了。有了此种感应,你将看出亮丽色彩的组合效果,而你若能以走过你身边的路人为对象画张图,则结果一定会漂亮的足以媲美往昔任一时代的人物画;我进而以为天然里往往蕴含着夏梵尼作品特有的优雅可爱情致——游移于艺术与天然之间的魅力。


   30.jpg (151.76 KB)





  30.jpg



 31.jpg (180.19 KB)

  31.jpg



 32.jpg (252.17 KB)

  32.jpg



 我还有一些画放在圣米雷,至少有八张;我正试图维持原有的技艺。我花了多少时间,经历多少艰苦,方才臻及此种创作才能,若我休止工作的话,势必更迅速更等闲地失去它。前途愈来愈黯淡;我一点也看不出快乐的未来。我目前只能说,我想我们全都需要休息,我觉得倦怠极了。困逆重重——那是我的命运,不会改变的命运。



   33.jpg (115.14 KB)




  33.jpg



 34.jpg (174.59 KB)

  34.jpg



 35.JPG (105.89 KB)

  35.JPG



 至于我自己的作品,我正为它冒着生命的危险,而我的理智已半倒塌了。那不要紧——但你不属于现世的画商行列,你仍可选择你的态度,本乎人道地做选择。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在忧思中与你握别


 



            1890年7月27日                       




梵高的油画作品和他早年的书信:为了成功,为了永远兴隆之故,你该有一付于我相异的脾气。我永远做不了我应该完成,应该冀盼追求的事。因为我时常陷入此一昏迷状态,我只能活在第五或第五流的艺术家当中。当我思悟德拉克罗瓦及米勒的价值、原创性与卓越性之际,我胆敢说:是的,我也是重要人物,我必能有所成就!可是我必需根植于他们的成果,并朝着统一方向稍加运作我的能力。



我又完成两幅描写花园和疗养院的作品,泛起在画中的此地好像相称讨人喜欢。我试图形塑其原本样子容貌,简化并强化蓝天下的松树与松树林其不变的牵索人心的个性。此外,另有一幅雨景和一幅有巨松的黄昏景象;你将看出此画里的松树更独特。



我对于奥里埃发表于《法兰西水星杂志》上论述我作品的一篇文章感到极端惊异。我并不像他所说得那样来画;但我从此文理解到我应该怎样画,由于他非常准确的指出需要弥补的缺陷。我想作者写此文以引导我,同时更引导其他印象派画家。因此,他对别人也对我提出一个理想的共同的自我;他简朴的告诉我,我那非常不完美的作品里到处有长处存在;这是他的评语里可安慰的一面,我为之感谢打动,但愿能就这一点对他表示谢意。可是大家必需明瞭,我的内涵并不博大的足以完成此一任务;我想这一席话似宜加诸高更身上,我只不外是辅助者。整个读来,奥里埃的文章令我觉得备受恭维;我以为它的夸张似如伊萨松在论及你的一文中所说的:此时艺术家们已不再吵嘴了,一项重要的运动与蒙马特大道上的一家小店里悄然揭幕了。




 你留意到你寄来的报刊中,有一篇述及柯洛、卢梭、都普瑞等艺术家的多产性吗?你记得我们数次谈到多产的必要性吗?初抵巴黎之后不久,我不是对你说过直到拥有二百幅画的时候,我才可以喘一口吻吗?



昨天和前天,我绘了嘉塞小姐的肖像;红色的衣服,背后的绿墙饰以一处橙,红地毯缀以一处绿,钢琴呈暗紫色。我以享受的心情来画这个人物,并轻易下笔。我发觉它跟另一横幅的麦田配起来很好看。可是我们这时代的人依然无法了解存在于天然的两种片段间的奇妙关系,它们相互阐释又分划彼此。倒有些人隐约感应到这个关系的存在,那就很难得了。有了此种感应,你将看出亮丽色彩的组合效果,而你若能以走过你身边的路人为对象画张图,则结果一定会漂亮的足以媲美往昔任一时代的人物画;我进而以为天然里往往蕴含着夏梵尼作品特有的优雅可爱情致——游移于艺术与天然之间的魅力。


 

 


 我还有一些画放在圣米雷,至少有八张;我正试图维持原有的技艺。我花了多少时间,经历多少艰苦,方才臻及此种创作才能,若我休止工作的话,势必更迅速更等闲地失去它。前途愈来愈黯淡;我一点也看不出快乐的未来。我目前只能说,我想我们全都需要休息,我觉得倦怠极了。困逆重重——那是我的命运,不会改变的命运。



 至于我自己的作品,我正为它冒着生命的危险,而我的理智已半倒塌了。那不要紧——但你不属于现世的画商行列,你仍可选择你的态度,本乎人道地做选择。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在忧思中与你握别

文生

日                       文生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相关商品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