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油画的色彩的层次感之美和绘画笔法美

发布日期:2012-03-16  浏览次数:4664 关键词:

油画的色彩的层次感之美和绘画笔法美

油画有着丰厚的文化积淀和完美的技法语言, 油画的色彩的层次感之美 和 绘画笔法美 是其美学品性的两个重要方面。


一、色层美  


色层是画家运用油彩、媒介剂等物质材料在绘制过程中所透露出来的造型和表现上的层次秩序,是油画很重要的表现语言。油画的层次结构是复杂的,正由于它的复杂性,才构成了油画交响乐般的浑朴色层美感。  


油画的色层美感是跟着技法的演变而变化的,不同时期的油画,在制作技法上不同,其色层美感也不同。因此,研究油画的色层美也就离不开对材料和技法的研究。   


油画诞生之前的西方绘画,在技法材料上主要是以蛋彩为主的坦培拉绘画。蛋彩画在完成之后,在画的表层涂上一层油,油起到了色层的饱和与保护作用。中世纪时期西方画家探索以油为结合剂调色的方法,泛起了油画的雏形。文艺中兴时期的佛拉芒画派使油画在材料与技法上逐步成熟,他们用含油性的坦培拉颜料塑造底层的物体形象,用含铅的催干剂与自然树脂亚麻油或胡桃油媒介剂调和透明油色罩染对象色彩,并把两者结合起来交替使用,多次反复,形成混合绘画的技法体系。同时,油的清澈、透明的特性,给绘画带来了无限的韵味和魅力。从文艺中兴早期的西方绘画技法的研究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油画色层的特点。他们用坦培拉黑白色将形体的素描关系画得非常充分,天空、建筑、景物和人物的衣饰成了重点描画的对象。描绘这些部位时,需要用饱和的纯色反复罩染多次才能达到理想的造型目的。为了让色层在用油过多的情况下不至于堆积和难以干燥,将底色垫得较厚,便于色层更好地衔接,以达到视觉的真实效果。而较明亮的脸和手等部位,则是用少量的油色来精心罩染,不需要较厚的底色,这样便形成了亮薄暗厚的色层结构特点。在层次秩序上,形体的结构、明暗层次主要依赖底层的单色素描来完成,而色彩起着大色块的对比调和作用。这时期的油画色层美特性为不透明的黑白单色与透明的多种色彩重叠交错,呈现出透明色层之下的明暗及笔韵变化,整个画面被油层笼盖,光泽平均,色彩透明,具有一种清新明净之美。  


鲁本斯是对油画材料技法做出重大贡献的人之一。他采纳了欧洲北方画派的坦培拉做底层画、以树脂光油罩染色层的技法,同时继续了威尼斯画派的有色底子和强烈的色彩对比,这种在浅冷灰底子上罩染暖色油彩的方法,形成了一种微妙而透明的珍珠和云母般的光彩,后人称之为“光学灰”,同时形成了暗部薄而透明、亮部厚重而结子,既有对比而又和谐的色层。他的画色彩华丽生动,笔法自由奔放,极大地凸起了色层美感,丰硕了油画的造型语言。    


伦勃朗在色层美感的开拓和挖掘方面也非常有成就。他的底色塑造是采用特殊的坦培拉方法,将大量的暗色、中间色进行透明和不透明罩染,使色彩之间互相糅合,巧妙衔接,而小部门的亮色和高光在色层的处理长进行厚堆,形成了强烈的厚薄层次和明暗对比。塑造的层次痕迹在透明罩染的渗透渗出作用下,显示了丰硕的肌理和强烈的厚重感,获得了浑朴深沉、丰硕同一的色层结构。他那特有的具有高度技巧的笔痕纹理,使形体显得更为结子肯定。他的罩染不是简朴的单色、透明色的直接描绘,而是在不断地与不透明色的笼盖中去获得对对象的表现,所以他的画在色调、体积、光影、肌理、色层上具有独特的韵味和撼人灵魂的气力。所以说伦勃朗是一个最会利用透明技法来表现形体和传达油画色层美的艺术家。  


印象派画家依赖油画本身的材料特点与魅力,利用油画颜料中不透明材料的特性,通过色彩去研究大天然中的色与光。他们采取直接的厚涂法,在色层秩序上运用“肥盖瘦”的原理,采用笔笔肯定的造型法则,多层叠压,让色层在不断交错、笼盖和融合中生发出一种质感,产生出一种沉着厚重、粗拙的色层美感。莫奈在《卢昂的教堂》组画中,运用多层次的厚画法,表现了非常微妙的细部变化,使画面形成高低不平的点块色层,仿佛莫奈是用一支坚硬的画笔以直角的角度对着画布戳上去一般。


二、笔法美     


笔法是油画技法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门,色彩塑造物象是通过笔法来实现的,柔美的笔法使油画披发着迷人的气味。油画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产生了点、线、涂、摆、擦、挫、拍、揉、扫、跺等笔法,形成了丰硕的用笔方法。从坦培拉的排线画法到印象派的点彩画法,从古典油画的晕染到现代派的涂抹,这些各异的笔法使油画具有了无限的表现力。  


点是最小的笔法,也是众法的开始,一切笔法均出于点,点可以组成面,也可以变化成线。早在古典坦培拉技法中,画家就采用了点画法来表现形体的丰硕层次。维米尔运用点画法笔触来表现光的闪烁和物体的质感,所以他的作品具有一种奇妙的光感情趣。到了印象派时期,点彩笔法成了他们重要的技法之一。莫奈、雷诺阿、毕沙罗等,用点的笔法,在画面上重叠交织,表现出阳光照射下的色彩变化。而西涅克把点的美学品性施展到了至高无上的地步。《圣多罗培港的出航》采用各种协调的镶嵌画似的点描法绘制,不仅色彩光鲜、响亮、刺眼,而且像交响乐似地产生了丰硕、华丽的鸣响。港口近岸用低明度的冷色点,中间用中明度的暖色点,天空中的中高明度的色点,既很好地处理了补色关系,同时又使远近产生了秩序感。不同的点状笔触对表现物体的质感起到了独特的作用。


  


线是油画笔法中不可缺少的部门,早期油画通常都以精确严谨的线条起形,运用纤细、豪放、工整、简率等各种线条,对不同形体边沿进行虚实、轻重、穿插处理,使线具有无限的表现内涵,使油画语言更为丰硕。在波提切利的画中,线条的曲畅、穿插表现着形象的轮廓和结构,将线条和块面、体积进行巧妙结合,形体在线的烘托下,显得凸起而浑朴。马蒂斯、凡高、高更、毕加索、米罗等现代巨匠,都深谙用线之道,线在他们的笔下,闪烁着永恒的毫光。  


假如说点画法和勾勒法是形成油画点与线的手段,那么涂就是构成油画体块即面的主要方法。涂的笔法有平涂、厚涂、薄涂和散涂等。平涂是画大面积色块的主要笔法,平均的平涂使油画色层带有装饰美。厚涂的笔法使颜料产生厚度并留下显著的笔触,形成厚实的肌理美感。薄涂笔法是用油把颜色稀释后薄薄地涂上画面,使之产生轻巧透明的美感,薄涂还可以利用色和油的活动造成特殊的肌理情韵之美。散涂是利用各种交织的笔法产生肌理的粗拙美。伦勃朗的用笔非常讲究,他把厚涂、平涂、薄涂、散涂等多种方法有机地融合在一起,笔法布满着节奏和韵律,可以说笔笔都是神来之笔。  


用笔将颜料直接放在画面上不做过多的改动,这种笔法称为摆。摆是以肯定的颜色和正确的笔触来表现色彩与形体的关系,摆笔使形象更加结子而具有说服力。如列宾的《查波罗什人写信给土耳其苏丹》、苏里柯夫的《近卫军临刑的早晨》,对形象的塑造真是笔笔摆得肯定到位、方硬得体、笔随形转,使人物形象布满了阳刚之美。  


在油画制作的技法中,为了表现的需要,画家在铺色时,把画笔横卧,用画笔的腹部在画面上皴擦,形成不很显著的笔触。伦勃朗的油画,在厚实的坦培拉底层上,用油调色,用擦笔把颜色擦入到底层笔缝的凹陷之中,在表层突出的笔触上,擦罩另外的颜色,使之形成浑朴的色彩变化——“色垢”,从而产生出漂亮的肌理,这是伦勃朗油画肌理美的一大特色。 


 揉笔是将两种或几种不同颜色糅合在一起,颜色糅合后产生天然的混合变化,从而获得微妙的色彩及明暗对比,起到过渡、衔接的作用。扫的笔法是用来衔接两个临近的色块,趁颜色未干时以干净的扇形笔轻轻扫擦,也可以在底色上用笔将另一种颜色扫上去,产生上下交错、松动柔和的色彩效果。  


挫是用油画笔的根部落笔着色的方法,即按下笔后稍作挫动然后提起,因为笔尖、笔根蘸取颜色的差异,当笔与画面接触时,力度方向不同,使色彩产生了多种趣味和变化。印象派画家常用此笔法。莫奈在《睡莲》组画中,通过对挫笔的精心运用,形成一种斑驳的色彩效果,产生出似水微微活动的波纹感。把这两点结合好就可以画出非常美丽的艺术品!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相关商品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