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国外市场放缓国内楼市调控-大芬村的困惑

发布日期:2012-06-17  浏览次数:1782 关键词:

国外市场放缓国内楼市调控-大芬村的困惑:就在不少经营者将目光投向国内市场之时,中国史上最严肃的楼市调控开始,经济增长的步伐放缓了。作为近几年新崛起的行业之一,油画业同样饱受牵连,受访的大芬村画商中,大多对市场行情叫苦连天。
  原创画家需耐得住寂寞
  以摹仿油画为主的大芬村里,也有着一群坚持原创的画家,他们则面对着更大挑战与考验;原创,在这里更需要耐得住寂寞。
  走高端原创路线的“太阳山”艺术中央,是大芬村里最大画廊之一,女主人朱红告诉本报,金融危机之后,他们已将更多精力用于培育海内市场,但自去年开始,海内市场严峻受创,“太阳山”的销售额急剧下滑,下半年比上半年下降了80%左右。
  “这是一个链条,经济状况好,大家都好,反之亦然。”朱红以为,今年毫无疑问将是艰难的一年,而到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看到光明”。
  不外,对于油画拍卖界来说,则可能有不同情形。大芬艺海拍卖行有限公司总经理贺克以为,经济大环境的不景,对于面向海外市场的画商来说,无疑产生很大影响,但拍卖行针对的是油画珍藏与投资市场,在楼市调控政策下,投资人群从房地产撤资,反而可能将目光转移到艺术品的投资,“究竟,中国已积累了一部门富裕人群。”
营运本钱雪上加霜
  订单不足的同时,村内商户还面对着铺租上涨、村料本钱上升等题目,部门经营者满腹牢骚:“两三年内,房租上涨了将近一倍,谁能受得了?”当前宏观经济背景下,中小企业普遍面对的发展题目,在大芬村里同样不能幸免。
  大芬村治理办公室主任彭罡先容说,深圳政府部分也有致力匡助村内画商度过难关,包括通过文博会、画博会来搭建平台,鼓励搀扶村内企业参加广交会、艺博会等,以此来支持企业拓展市场,并做好工业规划来拓展发展空间。他并指出,今年4月的广交会上,大芬村计划由政府出资对10余个展位进行特装,同一打出“大芬油画村”的品牌,从而尽可能以规模上风来吸引采购商。
  但对于企业与画商们来说,最为实际的匡助也许仍是资金的题目,包括中小企业的贷款、解决融资挫折等等,一名画商说:“假如治理部分能在房钱上帮忙与村民协调,应该会更好些。”
大芬村折射中国中小企业困境
  并非只是大芬村碰到这些题目,中国各大中城市近年都在推动文化创意工业的发展,目标指出中国市场的庞大消费需求——这被视作仍有巨大开释空间,但作为新兴工业,高收益与高风险同时并存。
  据《南都周刊》报道,跟着地价、房租的上涨,众多艺术家近年来陆续撤离北京798艺术区,由酒吧、画廊取代涌入,798的艺术创作空间越来越少。
  他们的处境,也折射出中小型企业当下面对的共性题目。而跟着经济增速的放缓,房地产市场的降温,在整个经济链条下,各行各业也无不牵涉其中,谋求可持续性发展的同时,寻找转型与突破。
  在大芬这个“中国油画第一村”里,画商与企业们面临的待解困局,也是在整个中国经济体系体例下,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而已。
大芬经验吸引多地仿造
不像北京798、上海莫干山之类的城市艺术区,大芬村更侧重打造整体艺术氛围。
  走在村内,尽管街道摆满了油画作品,间中也有达芬奇、维纳斯之类的雕像,但这里更像是一家“艺术超市”,让你在不期之间,便与一幅幅“世界名画”相遇;只需200元(人民币,约40新元),便可把梵高《向日葵》的摹仿版领回家。当然,大芬村也没有标榜过自己的高品味,这里夸大的是发展工业。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一跃成为首批“国家级文化工业基地”,大芬的模式也许没有获得所有人的掌声,然而,把低廉的“血汗工厂”模式作为一个文化现象,大芬村无疑有其成功之处。
大芬村面临日趋激烈竞争
  中国文化部部长蔡武曾高度评价大芬村的发展模式,称大芬油画村的发展,给全国文化工业树立了一个典范。
  中国一些地区近年纷纷打造类似大芬村的文化工业基地。江苏海安在考察大芬后,决定成立一个以油画工业为主的文化主题公园;海南屯昌县去年提出,将在三年内投入1500万元(人民币)来推动油画工业的发展,另外,浙江丽水、东莞石龙等地,近年也在竞相发展油画工业。
  大芬村治理办公室主任彭罡先容说,目前中国海内发展成熟和正在起步的油画出产基地约10个,这当中有厦门、义乌等大芬的老对手,也有屯昌、海安等新追兵,“各家都有上风,也有各自的短处。”
  迹象显示,大芬村面临的海内竞争越来越激烈,而在后大芬时代,行业的发展也有了更高要求。彭罡乐观地以为,大芬的区位上风、市场上风和品牌上风,是其他村难以复制的。
跟进者须鉴戒大芬经验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教授李公明受访时说,固然目前油画还未上升到中国大众消费这一层次,但跟着人们对糊口质素要求的进步,油画毫无疑问将有更大的内需市场。
  李公明也指出,大芬作为油画工业发展的先行地,海内其他地区要跟进发展,必需反思大芬模式的可持续性,寻求发展的转型。
  他以为,发展文化创意工业,同样需要扎扎实实进行市场调研,研究海内市场对艺术品的理性需求、市道市情上的艺术品非理性投资行为等等,“否则,大芬村在发展过程中泛起的危机与困局,其他地区将同样可能面临。”自1989年首家油画工厂建成至今,深圳大芬村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油画基地,被誉为“中国油画第一村”。
高峰时期年产和销售油画100多万张,数目约占全球油画市场60%,年出口额超过1亿新元的大芬村,
和世界其他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地区一样饱受金融海啸冲击,海外市场急剧萎缩,在2008年的广交会上甚至创下“零成交”纪录。
当经营者不得不把目光转向海内市场之际,却赶上了中国政府定调放缓经济增长步伐的坏时机,雪上加了霜。
面临无人买画、店租上涨和材料本钱上升等营运题目,大芬村画商与企业如今陷入“建村”23年来前所未有的困境;
他们的遭遇,也折射出中国经济体系体例下的中小企业所面临的共同性题目。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