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风景油画与印象派风景中光的运用与表现

发布日期:2011-10-13  浏览次数:4767 关键词:

光作为油画风景艺术的一种特殊语言,其重要性与意义是不问可知的,在油画艺术的诸种形式元素中,光可以说是最具充分上风与表现力的一种。从古希腊罗马到文艺中兴时期,从文艺中兴时期到十八世纪以及后来的“印象主义”,欧洲绘画既是一部人类文明史,也是一部光的运用发展史。法国20世纪初期野兽派绘画的斗士、立体主义艺术的创始者之一德朗曾说;“绘画的惟一材质是光。”这句话道出了光在绘画艺术中的重要价值与特殊意义,其重要性是任何其它元素不可替换的。纵观整个风景绘画史,不管是早期从风俗题材与宗教故事画独立出来的风景画,仍是把风景画推向成熟轨迹的17世纪荷兰风景画,意大利的理想风景画,法国的英雄风景画,以及以康斯泰勃尔为代表的英国风景画,法国的巴比松画派风景,19世纪的印象派风景与俄罗斯风景画等,风景油画艺术中对于光的研究是在任何时期的风景画家们都逃避不了的题目,其中对光的运用与表现做出较多研究确当属17世纪的荷兰风景画派与19世纪的法国印象主义画派。施展光在油画风景中的艺术表现力是使作品具有光鲜个性与时代精神的主要因素之一。本文将结合两国的时代背景以及巨匠们的绘画理念,集中对17世纪荷兰风景画与19世纪印象派风景中光的运用与表现进行比较分析,探讨光在风景油画艺术中的语言信息传递。
17 世纪的荷兰风景画受当时的社会背景以及人们审美趣味的影响,绘画偏重纯朴,写实的严谨作风,主要代表画家有雷斯达尔以及他的学生兼朋友霍贝玛。雷斯达尔特别留意光线的表达,他的作品《埃克河边的磨坊》描绘碧波荡漾的埃克河边,高大的磨坊风车像钟楼一般地矗立在倾斜的河岸上,巍峨壮观。光的运用别具匠心;画面中天空已占了整个构图的三分之二,阴云密布,色调昏暗,而从天空远处云朵里投射出来的光使压抑的气氛一下子“精神”了起来,光从左上端穿过云层,到远处扬帆的航船,晖映着河岸上教堂的尖顶,色彩斑斓闪烁。景中的磨坊又如巨人一般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神秘而伟岸,成为画面的视觉中央,教堂、建筑、船、云、人的流动以及鸟的遨游都以这个中央而布置。而荷兰另一位古典风景画巨匠雷斯达尔的学生霍贝玛,在技法上受到业师的影响是不问可知的,但最后形成的艺术风格并不相同,雷斯达尔的风景画情调倾向于忧郁和悲凉,霍贝玛的画面则显得明朗和素朴些,也洋溢着一种较为欢快的气氛。在他的作品《米德尔哈尼斯的林荫道》中,成功的采专心点透视法,而在光的运用上也别树一帜,林荫道上那一抹金黄的光如同从天而泻,将画面的景致推向热潮,跟着道路的延伸,光由强至弱,牵引着人们的视线沿着林荫道通向那一望无际的深处,画面宁静而悠远,留给观者无穷的遥想空间。
17世纪的荷兰风景画家们的用光方式与他们的绘画风格是分不开的,光所具有的艺术表现力在荷兰风景画派的画家们看来应用于传达一种永恒与神圣,他们也正视对大天然的观察与体验,注重对光和色调的细致观看,但对天然的描绘都不是纯粹的直观写生,因此较少考虑天然中景物的光色变化,画面中所泛起的光更多的是被有意识的主观性的铺排从而烘托画面主体景物,夸大画面的光照效果,使画面形成光与影,实与虚的和谐又对立的节奏关系,造成一种独特的画面结构。夸大光照效果本身也是一种艺术表现手段,但荷兰风景画派对色彩的研究还处于传统的层面上,作画老是按照“已知道”的颜色去描绘,正如英国美术史家德斯佩泽尔与弗斯卡在《欧洲绘画史》一书中指出;“此时荷兰的优秀绘画不同凡响的特色在于;准确表现光和色调,夸大深景,但对色彩不够正视。”这为后来的印象派画家们对阳光下色彩的本身变化的研究提供了空间。
19世纪最后30年里,印象派成为法国艺术的主流,并影响到整个欧美画坛。在当时的艺术与物理科学的发展背景下,印象派画家们不再依据传统的法则和教条,而是根据当代科学的发展,了解光的构成,光和色彩的关系,走出画室,依赖自己的眼睛扑捉光在物体上造成的色彩变化所产生的视觉感慨感染从而尽可能客观真实地再现对象,而印象派的这种真实并非指描绘物象清楚的轮廓以及形体,作品的题材对他们来说仅仅是一种载体,是次要的,光与大气的奇幻效果比绘画的主题更重要。
从光和色的角度熟悉和再现对象,并且站在画外观看景致,要把这锦绣动人的“瞬间”固定下来,将激发美感的景点做如实的视觉描述,这是印象派对传统风景油画视觉方式的一次革命性的颠覆。印象派的典型代表莫奈是一位光的讴歌者,他是一个对气候变幻、对物体在不同光照下如何发生神奇改变的最为敏感的人。光源是他的印象之源,他最为敏锐和直接地喊出了;我们需要光。他不断地在探索描绘明亮阳光照射下的天然景物,其作品中的景物无时无刻不在享受着光的盛宴,代表作品有《日出.印象》、《干草垛》、《鲁昂大教堂》组画等,在《鲁昂大教堂》组画中,他画教堂各种光景与气氛,表现出光与色的高明度及光鲜感,他描绘教堂的角度没有变,但教堂的面目却极大地改变了——有时睡眼惺忪,有时齿豁头童,有时又容光焕发,这一切都源于对瞬间光线的敏锐观察与充分表现,作品中所披发的光线、色彩、运动和充沛的活力已经取代了以往绘画中僵死的构图和不敢有涓滴立异的传统画风。在他那儿,不管是哪一张画作,都能够切当地回答“光从何而来”, 光是他作品中永恒的主角。
17世纪的荷兰风景画家们注重画面中光的分布以便凸起中央,这与印象派的科学用光截然不同,但二者在风景题材的描绘上都达到了异曲同工之妙。不同时期的巨匠们对于光线的不同运用与表现方式折射出他们各自的审美趣味与创作意图。光线是揭示糊口的因素之一,对于人的感官来说是最为灿烂和壮观的经验,只有艺术家和诗兴偶发的普通人才能在对它进行审美观察和审美赏识中,洞察到它美的灿烂。光的艺术表现力的获得并不仅仅依赖它对于视觉的刺激,更在于它对人心理的影响,光既是造型手段和构图原则,同时也是深化主题,增强艺术感染力的工具,非常强烈的光具有消灭形体的效果,非常弱的光具有融化形体的效果,无需说按照何种方式去运用这一绘画要素更贴切,更具艺术性,枢纽在于我们观察天然,表现天然,通过光这种特殊绘画语言我们毕竟要传达什么,只有在这一题目上集思广益,另辟门路,我们才能做到更好地去看风景并且更好地来画风景
引用:买油画网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