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走近大芬油画村的画师

发布日期:2012-10-24  浏览次数:7238 关键词:

早听说深圳有个大芬村,大芬村以油画艺术著名。本日走进艺术村,睹其真容,竟然发现它如真如幻,比想象的还要艺术化,但是,当艺术成为糊口之源的时候,蜇居此村的艺术家比我们想象的要艰难得多。
日曜日的下战书,从学校出发,经北环大道,不出半小时,车过布吉关口,未几时就来到大芬村。我想象中的大芬村,是散落于山寨里的一个个的画棚,那些披发着油墨香味的艺术品应该像山花野草一样,充满棚寨。但是,直到逼进了画村,才意识到,这哪里是村,分明是一个小镇,以油画为背景的现代城镇。村子本身没有艺术味,只是画作让一个个普通的门市显得有些艺术气味。靠近公路一边的墙壁上涂抹着大黄深红色彩的图案,旁边的旷地上塑有白色的维纳斯那经由几千几万次仿效的形体,另一尊雕塑是一只夹着画笔的手,便成为大芬村的明显标志。停下车,我们走进画村,村中楼下全是画,这些都是经由工匠们装裱或框形的画作,山水风景,风土着土偶情,中外古今,风格各异,价格也从几十元到几千元高低不等。行走在画廊之间,心里涌起一种强烈的冲动:等到我有新房的时候,我要把家里所有的空间从厅堂居室到玄关过道都充满画作,让艺术气味充溢庭居之内,尽管我知道这些作品多半是仿作,是假货,很少有画者个人的创造。
大芬村,是一个艺术与糊口结合得如斯紧密的小村庄。本日逛画村,同行者小闫有一位家乡的姐姐在此作画,电话商定之后,她立刻赶来与我们会面。画者姓王,与我同宗。她看上去很年青,一身普通青年的穿戴梳妆,土黄色的高领短袖套头衫,一件带有迷彩服样式的低腰裤,浅褐色的圆头平跟皮鞋,显出几分年青与活力。发梢微黄,脸色却不比一般年青人那样红润,而是微微显得有些憔悴。见面之后,她想请我们去她的办公室坐坐,说是那里干净清爽一些,但我们执意要去她的画室看看,了解他们是怎样作画的。大芬村油画
在去画室的路上,我们一边了解她的绘画情况。高老首先关心的题目是在这里有没有生存压力。她告诉我们,假如在这里没有站稳脚跟,你的画作还没有被画商认可的话,是有生存压力的,她在这里已经画了几年,风格与水平已被人接受,所以她现在已没有生存压力了。
她的画室设在村后的一栋小楼的三层,没有电梯,灯光也不甚明亮,窄小的过道,杂乱的堆放物四处可见。我们随着她走上四楼,进入一道门,通常居室的前厅里面堆满作画用的各种杂物,画框,油布,油彩,周围靠墙壁的地方则是他们作画的工作台,墙壁上固定着画布,一张暖黄色调的印象画作正在进行中,她告诉我们,这是正在创造的一张新画。画布下面平放的是调色盘,一股浓厚的油墨味扑面而来。画师正患咳嗽,想必与这浓重的油墨味有关吧。画师小陈手下雇了七八个年青男女帮她创作,雇工们的工资计件发放,与他们付出的辛苦有关。厅堂的上方挂着的是一些刚刚画完、油墨未干的作品,可谓琳琅满目。画师指着一幅清新淡雅的花草画告诉我们,这种画最近比较好卖,比较符合大众的赏识趣味。问起绘画的本钱,她说,绘画的本钱较高,首先需要工具,画室租赁,这样一间并不宽大的屋子每月房租是六百多元,假如大一点的、光线明亮或以兼作门面的画室就得三千元,而且这些画作只有卖出去了才能换回钱来,假如作品积存着,或者最后卖不出去,这本钱就得全部由自己掏。她还说到,有时候,画商从他们手里花两百块钱买去一幅作品,经由装裱或者镶框之后,竟能卖到几千块。看来,在大芬村发迹的大多是中间的画商,我们所看到的大多是这些清洁悠闲的艺术贩卖者。我问能否拍下几张画室照片,并与画师小王合影,她很痛快地允许了,并说:“感到很荣幸”,她说话的语气非常平和,表现出山东人的忠厚性格。同行的高老,正想画一张肖像画,还想把自己出生十个月时的靓仔照片绘成油画,挂在新近装修的高宅里,这项工作天然交给小陈来做。
在我们看来,搞艺术的人都有些古怪,好比蓄长发养胡子,显得不同凡响。画师小陈告诉我们,实在他们并不是这样,只不外,他们的糊口不像普通人这样有规律,他们的日子不是以黑白交替着来过的,白昼之后是黑夜,劳作之后便休息。他们的作息时间不一定,通霄达旦是常有的事,兴致来了,整宿不睡;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扔下画笔,出去找人聊天,或是休闲,等有了兴致,情绪好了,再归来捡起画笔继承创作。
小朱执意邀请我们去她的办公室坐坐。走下画室,一路上看到与绘画有关的第三工业正在蓬勃兴起,画布制作商,相框制作师,都在忙碌,他们的生意甚至比画师还要红火。走过一道车站用来检票用的铁栅栏,她告诉我们,等到文博会或节日人多的时候,这道门槛的后面“作画重地”是不许游人进入的,有很多保安拒守着。通常情况下,画商谈生意,一般搞艺术创作的外人是不能进入自个儿画室的,由于绘画创作本身也有秘诀,好比你创作了一幅画,很受市场青睐,有人得知,就会竟相效仿。我们说,但你的作品一旦畅销于市场的话,人家不仍是可以模仿的吗?她说,那样情况会不一样,由于不进入创作领地,他们只知道画的成品,而不知道如何创作,如何着色或套色,不知道创作步骤,是做不出同样效果来的。
她的办公室设在马路对面的茂业大厦六楼,一路上,我们闲聊起专业画与职业画师的情况。她说,那些真正搞创作的画专业画的人士,往往看不起他们这些画行画的,但是,专业画作往往不轻易被人接受,多少天卖不出一幅画,这样糊口就会有难题。她说起一位专业画师,春节回家居然没有路费的境遇。我们关切地问她,如何知道市场需求信息呢?她说,有时候上网了解,有时候,自己也去画市看看,了解顾客的爱好和需要。
来到对面高楼下,乘电梯上得六楼,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一张宽大的办公桌,一张沙发,茶几上还放有紫砂壶和一套茶具,电视机也备齐。她的爱人,一位美声唱法的歌唱者,正抱着女儿妞妞在等待我们的到来。由于小闫提前一天电话联系,他们便在昨天就把该完成的事情做完了,预备用一天的时间来接待我们,还要请我们去吃饭。我们婉言谢绝了他们的盛情。小王告诉我们,有时候画商来谈生意,就到这里来,比较安静,环境好一些。这周围的墙壁上仍然是画作,有浓墨重彩的油画,也有清新淡雅、志存高远的中国画。她说,她手下的雇员中有画中国画的,这些中国画都装裱在玻璃的相框里,而油画则是一律的天然暴露在外,顶多一只相框就可以美化包装,不需要精心庇护,而不像是写意泼墨的中国画那样轻易被腐蚀。
走出大芬村,离开画师,心中不胜感触。庆幸自己不是艺术人,而是一位悠闲的艺术赏识者。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