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大芬油画村-画家·画师·画工·画徒

发布日期:2012-11-09  浏览次数:7454 关键词:

深圳龙岗有个世代务农的大芬村,而今成了闻名的“油画村”。村中有七百多家画廊、万多名油画从业人员在运作;产品大部分系“行画”,销往欧美及我国港澳台地区,年产值过亿元。据说有中国内地的“美术爱好者”在欧洲旅游时,曾花数千欧元购回“油画珍品”悬于厅堂,谁知竟是大芬村的产品。
走进大芬村,到处贴满招聘“油画师”、“油画工”、“油画学徒”之广告。从这些广告中不难看出,大芬村将油画从业人员分成四个等级:油画家、油画师、油画工、油画学徒。若按照过去艺术圈内的不成文标准看,这全是瞎胡闹。但仔细一想,又不得不佩服“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划分出的等级。既然油画已成为一个产业,当然就有技术级别。就好像企业一样:有经理、部长、技师及普通工人。这样感觉甚好。否则画架一支、画笔一握,无论画作如何,个个都是“画家”。无情的市场把艺术高雅的面纱扯个粉碎。
在大芬村,画家一般是指售卖原创作品的人;他们有的是自己当老板开画廊自产自销,但大部分是为某画廊打工挣钱。他们一般不画行画,也很少临摹别人的作品,所以称“家”。
画师是指以制作行画为主、油画技巧相对成熟的人,即师傅;他们没有原创作品,大都是临摹名作,同时指导画工及学徒作业。这有点像企业生产线的领班,管着一帮工人、学徒,重点产品或关键部位自己亲自操刀,其余是指挥别人实施流水作业。
画工是大芬村的油画产业主力军。他们不一定受过专业的油画训练或艺术素质培训;但由于从业时间长了,他们熟练地掌握一些油画技巧,能把握各种笔法、效果及原材料特性。“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油画工不一定懂得构图审美,也不一定清楚色彩的补色定律或冷暖关系,他们的绝技是:你给他一只葫芦,他便会画出瓢来,而且是几乎一模一样的瓢;若离开了葫芦画写生,他们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油画学徒是大芬村的油画从业人员的最初级别。他们大都为无业青年,学没学过画都不要紧,别忘了这里是企业式的油画生产线。你可能要从学画一棵树、一朵云开始;就像生产线上的装配工,也许整天、整年的工作,就是拧紧某一个螺栓。在老板认为你的油画技法未成熟之前,学徒的工作大概是:收拾画室,清洗画板、画笔,给画加框、上油等一些辅助性工作。油画工或油画师心情好了,他们会教你怎样画好一棵树或一朵云。当你完成了无数棵树、无数朵云之后,在老板卖掉的作品上有你画的某棵树、某朵云时,你也许会得到技术级别的提升,到了油画工的层次,工资当然和学徒时是两码子事了。效益好的画廊,油画工养家糊口是没太大问题的。
进了大芬村,我们不难得出一个残酷而又合理、合情的答案———并不是拿画笔的就是画家;他们绝大多数仅只是普通工人,或者叫“油画从业人员”。这是市场给予人们的定位。前些年国家出钱、每个省市的文化局都养着一批一年画几张画就可以交差的画家,这种体制是培养不出好画家来的。大芬村的油画行业不一定能培养出画家,但至少能培养出大批的油画从业人员,他们是有技能的普通工人,对社会是毫无坏处的。旧的行政体制下的画家们,一旦失去“行政事业单位”的政府经济担保,他们能否把自己定位为普通劳动者,以技能养家糊口,这就不一定了。
在大芬村,老是想起杜尚那些经典的语录:这个世界,每天有六千个展览,你只是六千分之一……艺术和普通的其他行业一样,没什么高雅的。说白了,它只是我们吃饭的碗、求生的技艺而已。西方的油画大师,很少听说谁是拿政府津贴而进行创作的。按中国人的说法,他们一开始就是个体户。从马奈到凡高,从伦勃朗到毕加索,他们靠的是顽强的生存技能,在残酷的环境中挣扎、生存,最后脱颖而出;有的画家辛苦一辈子,也未必能“脱颖”,死后却“而出”了,可享福是的后人。大芬村油画

以上是文摘而来.不过,我个人在大芬住这么久.发表点见解.我得为这篇文章补充一个身份.------画虫.或者说是画精.说好听,也就是画商.这一部分人.或许曾经在早期是画画的,或许是带有资本的下海者.但这一人群其实才是真真正正在操控着大芬这一个庞大的行画产业日产运作的人.其实.对于画商,我这样说.并无贬义.其实.任何行业都一样.开始自己耕田.累积到有一定粮食,就雇长工啦.洗脚上田埂上指挥长工们干活.作为也是行画的从业人员,发自内心的感慨.多么希望这些虫虫们.不要像周扒皮一样奸.最好能让你的长工们吃得饱.----最好是吃得好.....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油画分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