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芬村油画工作室直销油画,全国可货到付款!   您好 [请登录] [QQ登录]   [免费注册]

大芬村遇到的危机-油画人才的流失

发布日期:2015-03-01  浏览次数:1242 关键词:

大芬村遇到的危机-油画人才的流失

大芬村要搬家了?一条有些耸动的动静近日在深圳艺术界传开———让“搬迁大芬”这个有点愚公移山意味的动作逐步落为现实的,是今年8月在江西上犹县拔地而起的“中国油画工业集散地”,它将众多曾在大芬村驻扎多年的艺术家、油画家、青年新锐绘画气力引至赣南。昔日的“中国油画第一村”,恐怕无法避免“被挖墙角”的命运。

    岂非,一度被深圳官方视作文化创意工业样板、会萃了诸多画商和艺术团队、工业商业规模已初步形成的大芬村,吸引力竟不如一个前途未卜、起建不久的新兴艺术群落?固然,目前断言大芬村“没落”还为时过早,但近年来“原创太少,复制过多”、“贸易气味过浓”等均是大芬村无法绕离的诟评,深圳这个寸土寸金的经济之都,是否始终存在自然的缺陷和瓶颈,无法成为艺术家们心仪的膏壤?


    0 1大芬村很难为艺术家营造真正的“归属感”


    “一方面大芬村本身并没有系统的工业群和完整的工业链条,主要是传统加工制造业,居民收入很低;另一方面,没有形成良好的社区环境,社会结构疏松,居民缺乏家园感和归属感。”一位不愿具名的大芬村艺术家,隐隐隧道出了大芬村多年以来欲盖弥彰的硬伤。


    “归属感”是艺术家隐隐作痛的伤疤。良多大芬村画家的心声是,“房租太贵,画价太便宜,深圳的艺术文化市场始终发育不良”。大芬村年青画家、刚刚从美术学院毕业一年的SIM A N刚进驻不久就对生存环境之严苛深有体会,“有时大半年都签不下一个‘大单’,但你还得自掏腰包购置颜料、画具以及担负其他的相关宣传推广本钱,加上越来越贵的房租,此消彼长,哪里还有多少余饷可剩”?始终不肯透露月收入,由于“少得可怜”而自惭形秽的SIM A N,念叨得最多的一句就是“我家在湘西,真但愿早点回家”。但实情却是,故乡的艺术工业没有形成天气,他的特长更没有用武之地。与SIM A N命运相似并“苟活”于村中,时常以转行和返乡为谈资的同行数目已不菲,一种怀才不遇的怨念正在集体扩散。


    事实上,这早已不是大芬村所面对的首个“告别”危机,早在2006年末、2008年末、2009年末、2013年年初等多个时段,均有大批驻村画家“出逃”,有趣的是,在不少专家看来,艺术家出走大多恰逢画市“转绿”的暧昧时刻。“大芬村所营造的是市场环境,而非原创艺术环境,当时大芬村艺术家被练习的是油画市场供给,而非原创油画艺术创作。大芬村市场低迷后并无针对环境改变而进行转型举措措施,致使艺术家的庞大阵容唯有鸟兽散一途。”有艺术评论人这样解释大芬村自然的瓶颈所在。


    远走他乡的画师们大多选择了京沪,但他们仍如一棵棵跌宕放诞放诞的浮萍,用高额的糊口本钱维系着他们尚存的油画梦想。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离家较近、占地面积更大、环境更为“原生态”的新艺术区在等着他们。假如说以往他们的“出逃”更多只是一种不计后果、从一个“火坑”跳入另一“火坑”的“娜拉出走”,那么,来自赣南的“招抚”却可能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它或许会让艺术家结束背井离乡的命运,找回他们久违的归属感。


    0 2江西新油画基地以几十亿资本为后盾,从大芬村“挖墙角”


    从8月起,一些大芬村画师已经开始在他们位于赣南的新家启动了新的糊口。


    “这里交通很利便,离赣州机场只需要25分钟的车程。”着名画师、上犹·中国油画工业集散地创始人陈子荣所言非虚,在他驱车带路下,很快便进入一个糅合了艺术与田园气味的建筑,而与之相伴的青山绿水,把碧绿色延伸到目光所及之外,颇有世外桃源的感觉。


    建筑的顶层,成为了画师的创作家园。很多从大芬村迁徙至此的画界精英,被贴上了新的身份。他们佩挂着“艺术部”的工牌,以示自己成为了“在编”职员,不再是自画自销的引车卖浆。而画室里除了样式丰硕的画具、颜料和艺术设备外,还设有“意见收集箱”,接受着艺术家们对糊口、绘画、作品等方面的投诉和建议。一楼还配有健身室、流动室,供画师们休闲娱乐。


    据江西上犹县政府官方网站先容,油画创意工业园项目总投资20亿元,建成后将吸纳3000余名油画创作职员入驻,可带动相关工业商户1600户,预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和相关工业收入分别为20亿元、40亿元。详细项目包括园林景观、传统工艺、艺术展示、文化传播、艺术培训、物流商贸、生态人居等相互融合的油画专业城。园区将吸引众多国际、海内画家、企业家和经销商前来赣州发展,积极承接深圳大芬、莆田、厦门海苍油画的工业成批转移,并鼎力引进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的着名字画家、油画企业、画师入驻。如今,已有18 0名原属大芬村的青年画家迁居于此,据透露,以后还会有200-300名大芬村画家被陆续“挖”走。


    以数十亿的资本为后盾,启动了一次“胃口巨大”的人才攫取,陈子荣的底气何在?“放眼全国,真的找不到这样一块艺术的‘风水宝地’了,首先,这里依山傍水,所有景物都是原生态的,供给着源源不断的自然美术素材,艺术家们置身这样的环境,也轻易养成散逸的心境,创作心态更平和,也更利于创造隽永的精品。另外,这里交通十分便利,距机场25分钟的车程,十分便于国际画商、艺术负责人、艺术经纪前来求购精品。”与陈子荣的话相佐证的是,在专门盛放“预订”作品的栏架上,大多已密密麻麻地贴上了英语标签———“美国客户JO H N”、“英国客户K IM”等等,“开业”未多久、隐居在内地郊区的新油画园区,竟然短短数月就吸引到了如斯之多的外国高端客户。


    但陈子荣并不知足于建造一个“可以生存”的艺术区,他还要做一场艺术的“乌托邦”实验。“相信吗?我要做一个艺术的乌托邦,以前很少能够见到所有利于艺术创作、交通、作品商业的上风前提全部集中到一块儿去的,而上犹就具备了这些。但它未来的路仍需要精心设计,譬如,我们能否因地制宜,吸收海内或国际的艺术巨匠进驻,为他们建造专门的‘艺术实验室’?有了这种‘实验室’,我们以后就无需担心作品真伪的题目了,由于所有名家作品都是专门的‘实验室出品’,都打上个人认证的防伪标签,严格排号排序,这不仅为艺术家提供创作和展销平台,更顺带解决了中国艺术品真伪鉴定尺度混乱不清的题目。”


    从创作环境、展销平台、真伪鉴定到扩散影响,新兴的油画园地像是把每一个环节全部装在模板里进行了完美的设计。“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不可能仅靠艺术家的自发气力完成,要高效、迅速地建起一个大型艺术会萃地,只能靠政治先行或资本先行。过去,艺术家很清高,老是耻于把艺术跟行政、贸易联系起来,与其这样,不如客观承认资本、行政资源对于艺术硬件的支持作用,有规划性的大规模艺术区的建造过程,当然不能和天然气力形成的艺术区同类比较。”陈子荣表示。


    0 3艺术家的活动、迁徙也未必证实大芬村“没落”


    更优胜的天然前提、更廉价的糊口本钱、行政和资本更得力的支持……可以说,上犹油画工业园的每一个上风,都直指大芬村的软肋。但即便如斯,一些艺术评论人仍不愿用“大芬村没落”这样的评语来形容驻村艺术家的外迁。在他们看来,艺术家的迁徙、活动,只不外是艺术界天然生息的一种正常现象。


    最有代表性的意见当属深圳雕塑院院长、公共艺术中央艺术总监孙振华所述。“艺术家的移动和会萃有其天然规律,以‘基地’形式把艺术家笼聚起来进行圈养是不可能的。实在,假如不是出于对某种‘工业’的呼应,不是出于为‘加工’、‘复制’为主的创意工业服务,根本没必要结成‘会萃地’,而真正纯粹的艺术根本没有地域限制,在哪里都可以玩创意、玩艺术,艺术家安居的城市是高度随机性的。”在他看来,艺术家的外向活动,是一种积极的互动现象,艺术家个体按照自身情况理性选择自己更适合的地域和城市,根本没必要过度解读。而官方为了“留住艺术人才”而推出的各项政策,亦有画蛇添足之嫌。


    但大芬村以“复制”为主的模式定位,以及长期背负的“山寨”标签,已经给业内人士留下了根深蒂固的印象,这种原创力衰弱的弊症恐怕在短期内难以解决。“大芬村面对‘挖角’,折射了中国创造力的严峻危机,这说明它本身运转机制存在严峻的内在缺陷,内容匮乏的矛盾已经达到了巅峰。”艺术评论人、宋庄艺术节总策划岳路平的话恐非危言耸听,即使大芬村未必能被异地园区“挖角”成功,它也需通过更具颠覆性的转型才能证实自己的存在价值。大芬村油画网整理编辑

分享文章===
更多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 随机推荐
  • 本月排行

油画分类大全

在线客服